合作交流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合作交流» 博雅讲堂

有多少傅雷式的“真”可以重来

 

1126日,法语翻译家金龙格凭所译的《青春咖啡馆》,摘得第三届傅雷翻译出版奖。他曾是漓江出版社的副总编。如今,金龙格的身份是高校教师,低调翻译。做了二十几年翻译的他,谈及今日翻译现状,不回避问题,也不过分悲观,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实,“坚守”是被他提及最多的字眼。

 

在一个翻译质量普遍受人质疑的今天,设立这样一个翻译的专业奖项,意义何在?金龙格认为,法国驻华使馆出资设立傅雷翻译奖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首先它以一代翻译巨匠傅雷先生的名字命名,体现了对这位老翻译家的敬重,也是对翻译者从事默默无闻事业的尊重。在翻译质量饱受质疑的今天,“罚劣”并不容易做到,因为操作起来太复杂,但“奖优”做起来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获奖者兢兢业业的态度和孜孜不倦的精神,对后面的译者也许是很好的示范作用。

 

金龙格说,在今天,作为一个译者,最重要的品质是要像翻译前辈傅雷先生一样,坚持一种认真的翻译态度和刻苦钻研的精神,坚持自己的翻译理想。而最大的困难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译者没有一份稳定的职业的话,靠翻译稿酬难以为生,主要精力要放在本职工作上,两者都要兼顾的话就会非常非常辛苦。

 

对话金龙格:翻译作品该是个“什么东西”

 

深圳晚报:如今,出版界对国外作品引进时普遍存在“速度偏快”的现象。比如今年的《乔布斯传》,为了追求同步上市,海选了多个译者合译,译文饱受诟病;这只是一个例子。读者担心自己看到的外国名作,一进来就面目全非。

 

金龙格:我在出版社做过18年外国文学编辑,深知做外国文学的不容易,特别是出版行业从“事业”变成“产业”之后,出版社要生存,编辑要养家糊口,这些费用都要从图书的利润中产生,所以我很理解出版社的“逐利”行为,当然我也希望有理想的出版社赚到钱后也能拿出一部分来做文化事业。这是一个跃进的时代,什么东西都求快,翻译出版也不例外,但如果译者认真一些,再认真一些,能不能做到又快又好呢?今年傅雷翻译奖社科类图书奖励的就是三位译者合译的作品,这说明合译也可以出精品呀。据傅雷翻译奖评委会主席董强先生介绍,近年来法语翻译界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至少从该奖今年接收的五十多部参评作品来看,质量并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有多么不堪。

 

深圳晚报:现在译界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可否列举当下译界的几大非正常现象?产生的“症结”又是什么?

 

金龙格:我觉得最大的是翻译作品的“归宿”问题没有解决,一个译者辛辛苦苦地翻译出一部作品,这作品算什么东西呢?在很多高校或者科研单位,翻译作品不算科研成果,评职称也没有用,所以大家都忙着写论文报项目,为什么翻译作品就不能算作一个科研项目呢?难道对它投入的精力真的就比做一个项目要少?它真的就没有那些所谓的项目有价值吗?如果我们把翻译作品算作科研项目并给予一定的资助,现在翻译当中出现的许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要说不正常现象,我觉得有:1.优秀译者尤其是学术作品译者特别难觅;2.很多优秀的资深翻译家过了一定年纪就不再从事翻译了;3.立志从事文学翻译的青年人越来越少;4.文学翻译稿酬十多年未见提高。这实际上说的是对翻译重不重视的问题。

 

深圳晚报:翻译作品引进“偏快”的速度下,如何寻求一个“监督机制”?

 

金龙格:其实,设立翻译奖就是一个很好的“监督机制”,粗制滥造的译作,谁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呢?我觉得国内各个语种大大小小的翻译奖都应该行动起来,特别是翻译奖里的大哥大——鲁迅文学奖中的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别老是“空缺”啊,每年出版那么多外国文学,真的就评不出一部好的翻译作品?问题到底出在千里马身上还是伯乐身上?

 

(文/记者 李福莹)

来源:《深圳晚报》